在车厢里给大家鼓劲儿的她,没能走出地铁站

这是一趟没能开到终点的列车。

积水肉眼可见地往上涨,直到没过人们的胸口,接近车顶。在上车一个多小时后,孙聪姗和她的两位好友、以及更多的“晚高峰”乘客,一起度过了惊魂一晚。

据官方通报,7月20日18时许,因暴雨积水,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停运。郑州地铁共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在车厢里给大家鼓劲儿的她,没能走出地铁站▲7月21日下午,郑州沙口路地铁站门前仍有积水。新京报记者 杨雪 摄            

和孙聪姗同行的好友向新京报记者回忆,列车隧道中停下后,积水就涌进了车厢。在惊慌的人群中,他看到孙聪姗还在指挥人们自救。

救援队赶到后,他和另一名同行者先后被救出,而“一直给大家鼓劲儿”的孙聪姗却“掉了队”。

车停了

7月20日下午,孙启真在家族微信群里收到了姐姐孙聪姗发来的视频,画面里是一处地铁站,“姐姐说,地铁不让进了,里边都是水。”

孙聪姗在一家软件公司做销售,那天下班后,她和同事杨家宝、闺蜜杜霞一起离开公司。

杨家宝向新京报记者回忆,那天公司停水、停电,也打不到车,几人本来打算待在公司,但是后来搜到还有地铁还可以坐。三人在地铁5号线郑州人民医院站上了车,这里距离终点站月季公园只有4站。

下午5点49分,孙聪姗的丈夫贺志龙在地铁里收到了妻子发来的微信,“下班了,等会儿在医学院下车。”贺志龙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当时叮嘱妻子不要在那里下车,“我们家在那边,水已经淹到腰上,水特别深、回不来。”

于是孙聪姗和闺蜜杜霞合计,决定先去闺蜜家附近待着。下午5点52分,贺志龙联系妻子,让她在宾馆开个房间休息。妻子表示,“到时候看看再说。”

上车几分钟后,列车平稳驶过了海滩寺站。但在开往下一站沙口路的途中,车停了。

6点之后,贺志龙又给妻子发了几条微信,但她一直没有回复,打去几个电话和微信语音,也没有回应。

杨家宝回忆,列车当时已经很靠近沙口路站,“可能再往前冲一下就到站了。”车停下来,水就开始漫进车厢。流得很快,肉眼可见地涨起来。水位最高的时候,车厢里只剩顶上一点空间。

杨家宝不得不站在椅子上,但是水还是漫到他的胸部,“站在底下的话就把头淹没了。”他看到车厢外的水比车厢内还高出大约半米,“把整个车厢都包起来了。”

在车厢里给大家鼓劲儿的她,没能走出地铁站▲7月21日下午,郑州博学路地铁站已封闭。截止当日6时许,这里还困着近百人。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摄            

牵着手互相鼓励

晚上7点多的时候,车厢里还没有断电,灯亮着,人很多,有人在打电话求助。

杨家宝转头看到站在人群中的孙聪姗,她还在指挥大家:“大家不要敲玻璃……那边有人摔倒了,大哥你帮忙救一下……”他提醒孙聪姗,少讲话,保存体力。

又过去了近一个小时,8点多,车厢里断电了,人们慌起来,有人开始哭。杨家宝也有点喘不上气,开始头晕,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趴。他甚至举着手机给妻子发了微信,“照顾好自己……”

杨家宝说,当时他的旁边站着一位大姐,不停地给当消防员的丈夫打电话,电话那头的人教给他们一些自救方式,“比如说水里边有些氧,可以把衣服在水里浸湿,捂在口鼻上,就可以呼吸到氧气。”人们又在指导下找来工具,把车门撬开一个缝,试图透一点氧气进来。

杜霞一直和孙聪姗站在一起。她个子矮,和孙聪姗一直手牵着手,互相鼓励,“我们一直互相加油,坚信会有人来救我们。”孙聪姗显得更冷静一些,看到惊慌的人群,孙聪姗就鼓励大家,告诉大家不要动,一动水位就会上升。

突然之间,杜霞一下子被水顶到了最上面,和孙聪姗牵着的手也不得不分开了。

杜霞描述说,当时自己的眼镜掉了,脸朝着车顶,露出嘴巴和鼻子。她支撑身体变得吃力,用手抓着车厢上面的一个杆子,旁边一个很高的大哥,一直用他的手臂帮她顶住头。

杨家宝说,在他也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听到了车厢外面传来“扑通扑通”的声音。听不清那是在做什么,但感觉应该是救援队来了。后来他才知道,救援队在抽车厢外的水,水位下降后,开始砸车窗玻璃,让氧气进了车厢。

在车厢里给大家鼓劲儿的她,没能走出地铁站▲7月21日下午4时许,在郑州一号线博学路地铁站附近,几位年轻人拿着棍拉着在水中前行。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摄            

“不好的消息”

大约九点的时候,救援队打开了车门。

杨家宝感觉到往上提的一股劲儿,他被几个人用双手捞住,拖了出去。十点多的时候,杜霞也被救出,送进了医院。

但没人知道孙聪姗去哪了。

晚上10点41分,焦虑不安的贺志龙收到了孙聪姗同事的电话,“说出了很紧急的事儿。”他立马出门赶往沙口路地铁站。

晚上12点多,堂弟孙启真也收到了“不好的消息”,然后出发往地铁站赶。“离那个站大概一公里的时候,手机就没信号了。”他把车停在路口,蹚着水往地铁站走,一把雨伞横过来紧紧抓在手里,心想万一掉下去,还有东西撑着。

水从小腿到膝盖,又到大腿,最后没了腰。他换了好几条路,每次都在离地铁站还有约一里地的时候,被挡在积水中。

7月21日一早,家人们收到了确定的消息——32岁的孙聪姗,没能走出沙口路地铁站。

7月2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在郑州市某医院见到了来悼念孙聪姗的家人和朋友。

姑姑孙君红告诉新京报记者,孙聪姗和丈夫在郑州工作,两人有个5岁的孩子,在巩义老家生活。小家伙还有两天就要放暑假了,在家人原本的计划中,这个暑假过完,就把孩子接到郑州上小学。

十多年的老同事杨家宝总是哽咽,他和孙聪姗关系好,他舍不得这个“对待各方面都很认真的人”。

杜霞经过抢救后,精神状态好了些。孙君红赶来看望时,她还躺在病床上输液,姑姑告诉杜霞,家人和朋友们已经帮孙聪姗整理好遗容。

杜霞回想着昨晚的场景,想起昨天的孙聪姗背着一个黑色的包,“她那个包也还没有找到吧?”

新京报记者彭冲

标签:地铁车厢
新京报来源:新京报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北京望京国风上观小区封闭 将启动核酸检测

    原标题:望京国风上观小区:志愿者对接居民需求,将启动核酸检测8月4日上午,北京望京国风上观小区因疫情被封闭。目前,有专人对接居民需求,

  2. NO.2 新华社:美方就涉港问题干涉中国内政的事实真相

    新华社北京8月4日电 题:美政客究竟和谁站在一起?——美方就涉港问题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的事实真相新华社记者美国新一届政府上台以来,美方丝

  3. NO.3 重磅!留学回国人员可直接落户天津

    近日,天津市委市政府发布重磅人才政策:具有中国国籍的本科以上学历留学回国人员,可以直接在天津落户。留学回国人员自愿放弃外国国籍并申

  4. NO.4 课程表曝光,郎平卸任后当老师?高校回应

    据此前报道,郎平将会在奥运会后卸任中国女排主教练职务。与此同时,郎平卸任后的去向也一直是网友关心的话题。近日,一张北京师范大学珠海

  5. NO.5 外媒:美国副总统将访问新加坡越南 继续搅局南海

    原标题:外媒: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将访问新加坡越南,继续搅局南海(观察者网讯)前不久,拜登政府三名高级官员先后结束了访问亚洲之行,美媒

  6. NO.6 德特里克堡基地花25万日元从731部队买走了什么?

    原标题:揭秘!德特里克堡基地花25万日元从731部队买走了什么?中国专家表示,二战结束后,美国德特里克堡基地派出调查人员与侵华日军第七三一

  7. NO.7 韩国首次报告“德尔塔+”毒株 传染性可能更强

    新华社北京8月4日电(记者张旌)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3日说,韩国首次报告两例感染变异新冠病毒“德尔塔+”毒株的病例。专家警告,作为高传染

  8. NO.8 扬州:毛某宁曾拒绝配合流行病调查

    【#毛某宁曾拒绝配合流行病调查#】近期,扬州公安机关查处了一些妨害疫情防控工作案件,其中两起较为典型,一起为毛某宁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案

Copyright2018.呀呀网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